根據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過去十年的罪案報告,九龍西區在這段時間內的犯罪數目在全港「名列榜首」。本報告的內容將會以這個範圍作為研究對象,我們將會探討究竟是甚麼因素導致九龍西的犯罪數目偏高。我們會以九龍西區過去十年的罪案數字作為主導,並以九龍東區及其他地區作為比較區域,再配合九龍西區的人口數目、年齡的分佈、教育程度、經濟活動等多方面的統計數字及資料,分析兩者之間的關係,看看犯罪數目的多少是否與上述數據有一定的關係?


在我們分析九龍西區的罪案前,首先我們了解一下罪案的定義。究竟「罪案」到底包括甚麼呢?「罪案」是如何點算的呢?

二零零零年,香港警務處一共接到77245宗有關罪案的舉報。在這七萬多宗個案中,約五分之一屬於暴力罪案,例如強姦、謀殺、誤殺、襲擊、持械行劫、勒索和縱火等。其他的六萬多宗個案則是非暴力罪案。而在非暴力罪案當中以盜竊案最為普遍,佔二零零零年所有舉報的非暴力罪案的一半。

「罪案」到底包括甚麼呢?我們使用任何統計數據時,都必須了解有關數字關乎甚麼。其實,「罪案」在法律和犯罪學上是有多個定義。在香港的「罪案」是指一些觸犯刑事法例而須由警方進行調查的嚴重罪行。這些罪行包括暴力罪案、爆竊及盜竊、行騙及偽造、風化及嚴重毒品罪行。至於那些輕微的罪行,例如賭博、非法擺賣及醉酒均不包括在「罪案」之內。那麼,「罪案」又是如何點算的呢?例如一群共有十人的青年用刀襲擊三名男子,導致一人死亡和其餘兩人受傷。究竟這事件涉及多少宗「罪案」呢?十宗、三宗或只有一宗?用於編製罪案統計數字的點算方法非常有趣,警方現時所採用的點算方法是按罪案的性質而定的。

就以上述例子這類屬於侵犯個人的暴力罪案而言,點算方法是以受害人數目作基礎的,即對每名受害人所作的罪行均會分別被計算為一宗罪案。因此,有關事件會被列作一宗死亡案和兩宗傷人案。 對於財物或公眾安全所作的罪行,則每個單一事件會被列作一宗罪 案。例如兩人持槍行劫一間珠寶店及店內的四名顧客,雖然案中的 受害人超過一人,但警方只會視之為一宗行劫案。至於那些不斷重 複進行的罪案,如犯案者為同一人並涉及同一名受害人,也只會被 視為一宗罪行。例如三名男子在一個月內五次勒索同一名商店東主, 只會算作一宗勒索案。點算「罪犯」的數目亦有其有趣之處,罪犯 是指那些因犯罪而被捕的人士,不論有關人士最終有否被檢控。罪 犯人數是根據罪犯被捕的次數而定。例如一名男子在一季內被捕三 次,每次他都會被點算為一名罪犯。

我們可以按罪犯的年齡把他/她們劃分為成年罪犯(二十一歲 或以上)、青年罪犯(十六至二十歲)和少年罪犯(七至十五歲)。 有關舉報罪案的統計數字,對了解警方處理的罪案的總量及趨勢非 常有用。然而,由於並不是所有罪案的受害者都會向警方舉報,因 此,我們需要額外的資料才可全面評估社會治安的情況。正如其他 很多地方一樣,香港會定期進行罪案事主統計調查,搜集住戶所遭 遇到的罪案資料。這些統計調查可就曾發生的罪案(不論有否向警 方舉報)提供詳盡的資料。


我們在分析人口與犯罪率的關係之前,我們希望能了解九龍西的歷史與社區環境,再從各方面去認識九龍西。

根據香港區議會的區域分佈,九龍西包括油尖旺和深水鶧洁C油尖旺主要包括油麻地,尖沙咀及旺角三個地區。在區界方面,九龍西北接沙田獅子山郊野公園,東以九廣鐵路為界,而西面和南面則以海傍為界,全區總面積約為一千七百三十五公頃。九龍西早在五、六十年代已是一個人煙稠密的地區,並且是本港最早期的發展區域之一,也曾成為本港工商業及交通樞杻。

九龍西區內的大部分土地均用作興建住宅及商業用途,如深水鶧洏H公共屋h較多,而長沙灣區則有許多工廠及貨倉。另外,油尖旺區內的住宅樓宇主要集中於尖沙咀北部、油麻地和旺角西部。

尖沙咀文化中心及鐘樓

同時,油尖旺區也是香港的主要購物和零售中心,尖沙咀大都是商 場、百貨公司及時裝店。油麻地和旺角集中了零售、批發商舖和小 販市場區,為本港居民及遊客提供各式各樣的貨品。尖沙咀和旺角 也是本港的商貿金融中心:銀行、保險、地產、股票、出入口生意 和專業服務等均十分蓬勃。油尖旺區也以飲食和娛樂聞名,為人們 提供了多項的娛樂服務,例如:酒樓、卡拉OK、戲院、遊戲機中心、 桌球室、麻雀館、夜總會及酒吧等。

正因為九龍西是本港較早期發展的區域,所以難免會帶來很多 社區的問題。例如土地發展的不完善,引致商戶佔用行人道、橫巷 及後巷,作為擴建、貯物或工作地方,造成阻街和環境問題。至於 娛樂場所則帶來了很多有關於色情及濫用藥物的罪案。

深水 鴨寮街


下圖顯示了九龍西區的人口並非最高。

下圖則顯示了九龍西區的犯罪率為最高。

根據我們所得的資料,我們知道九龍西區的罪案比率比其他區為高。一般人認為,當一個地區有較多人居住時,該區便會有較高的犯罪率。究竟一個地區的人口與該地區的犯罪率有沒有直接的關係呢?又會否使該地區的犯罪率較其他地區為高?

現在,讓我們觀察以下圖表:

從以上圖表得知,雖然九龍西的犯罪數目與其他地區比較並沒有十分顯著的差異,但當犯罪數字與人口作比較時,九龍西的犯罪率明顯較其他地區為高。

究竟是甚麼因素導致九龍西的犯罪率明顯偏高呢?是年齡分佈?是經濟活動?是教育程度?這正是我們將會進行探討的。


有人認為,如果當一個地區有較多的年青人居住的時候,該區便會有較高的犯罪數字。又或是該區有較多老年人居住時,便較容易成為不法之徒的犯案對象,使該區的犯罪數字高企。

究竟不同年齡人口數目與一個地區的犯罪率有沒有直接的關係呢?又會否因而使該地區的犯罪率較其他地區為高?

讓我們觀察下列兩圖表。

在上述圖表中,可觀察得到兩區人口的年齡劃分趨勢大致相同。如果依照先前的說法去推論,則應該會得出兩區的犯罪率數字相似的結果。不過,實質的統計數字並未能顯示出我們所預期的結果。按照以上的資料,我們認為兩區相似的年齡劃分,是不會引致差異甚大的犯罪率。所以,年齡的劃分對罪案率的高低沒有直接關係。因此,「年齡劃分使九龍西的罪案率高」這個說法並不成立!


又有人認為,當一個地區的大部份人口均從事經濟活動時,該區的犯罪數字會較低。因為那些人有較少的犯案動機,如尋求生活費或有過多的空閒時間等。

究竟從事不同經濟活動的人口數目與一個地區的犯罪率有沒有直接關係呢?又會否使該地區的犯罪率較其他地區為高或低?

試觀察下列兩圖表:


在上述圖表中,可觀察得到兩區人口的經濟活動分佈大致相同。如果依照先前的說法去推論,則應該會得出兩區的犯罪率數字相似的結果。不過,實質的統計數字並未能顯示我們所預期的結果。所以,不同經濟活動的劃分對罪案率的高低未必有直接的關係。

因此,「經濟活動的劃分使九龍西的罪案率高」這個說法並不成立。


有人認為,若一個地區有較多教育程度低的人居住時,那些人可能會為生計而去犯案,使該區有較高的犯罪率。又或者教育程度高的人則會因為收入較高而容易成為犯案目標,使犯罪率上升。

究竟不同教育程度的人口數目與一個地區的犯罪率有沒有直接關係?又會否使該地區的犯罪率較其他地區為高?

試觀察下列兩圖表。


在上述圖表中,可觀察得到兩區人口的教育程度分佈大致相同,都是以中學/預科為主,其次是小學程度。

如果依照先前的說法去推論,兩區的犯罪率數字應該會有相似的結果。不過,資料未能顯示我們所預期的結果。

按照以上的數字,我們認為,兩區相似的教育程度分佈是不會引致差異甚大的犯罪率。所以,不同的教育程度對罪案率的高低沒有直接關係。

因此,「教育程度的劃分使九龍西的罪案率高」這個說法並不成立。


在本報告的開首,我們已經知道九龍西區的人均罪案率是全港最高的一個區域。可是,根據所搜集得的資料顯示--九龍西區的人口數目並非最高,而罪案數字則是全港之冠。而且這現象可於近五年內的統計數字內得出,並非偶然現象。

由此可見,人口多的地區,罪案數字不一定是較高的。因此,我們認為人口的數目與罪案率沒有關係。

在這五年的數據中,我們也作了其他的分析,包括人口的年齡劃分、人口的教育程度及從事經濟活動的劃分。得出了以下的結果:

在年齡的劃分方面,九龍西與九龍東的比較顯示,兩區的年齡分佈情況十分相似。而出現了九龍西的罪案率明顯高於九龍東這現象,由此可見,某年齡範圍的人口數目的多寡,不會太影響罪案率。因此,我們認為年齡的劃分與罪案率沒有關係。也同時否定了一般人的想法--青少年及老年人的數目越多,罪案率便會越高。

在教育程度方面,也同樣得出九龍西及九龍東的教育程度分佈十分相似。由於兩個地區的罪案率有很大的差異,可見某教育程度人仕的多與少,對罪案率的影響不大。因此,我們認為教育程度的劃分與罪案率沒有直接的關係。也否定了一般人的想法--教育程度低的人越多,罪案率越高。

最後,在經濟活動的分析中,與先前的結果一樣,九龍西及九 龍東的分佈極為相似。在兩區的罪案率有異的情況下,從事某種經 濟活動的人數的多少對罪案率沒有太大影響。因此,我們認為經濟 活動的劃分與罪案率沒有關係,也否定了一般人的想法--不從事經 濟活動的人越多,罪案率越高。

綜合以上各點,我們得出結論。罪案率的高低,與人口的數目、 人口年齡的劃分、教育程度及經濟活動是沒有直接的關係的。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