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人事幾番新,羅馬非一日造成!香港由從前的一個小漁村,發展成為一個手屈一指的金融中心,這漫長的歷程與香港整個社會的經濟、民生、以至文化結構的轉變,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香港地少人多,居住環境也是香港政府最關注的其中一個問題,目前香港共有一百六十七個租住公營屋村及一百五十個居屋屋苑分佈港九、新界各地,住戶人數相等於本港一半人口。至九十年代初,香港政府更致力發展新市鎮,興建一些設施完善的公營房屋,令市民的居住環境更趨舒適。目前香港己有九個新市鎮,包括沙田、東涌和馬鞍山等。

新型房屋更能配合各種人仕的需要,例如為傷殘人士,老人興建一些特別設施的公營房屋,令人人都能享有同等的待遇。

由五十件代初的徙置大廈,發展至今日多元化,環境優美的新營屋村,究竟箇中有何轉變呢?


第二次大戰結束後,大量在戰時逃難回鄉的香港居民重返家園。他們要面對的卻是頹垣敗瓦、無處容身的窘局。要住在極為擠迫的唐樓,縱然只租住一個床位,亦要付出不菲的租金;沒有能力負擔的,就只能在市區邊緣地帶,搭建或租賃簡陋的寮屋棲身。

這些僭建的寮屋首先在市郊的鄉村疏落地區出現。它們依傍著原居民的石屋,沿著山邊慢慢地擴展開去,起初還被菜田包圍,後來就與菜田爭地。1947年至49年間,內戰爆發,大批難民不斷湧抵香港,其中稍有資本的,便買材料建寮屋出租。人越來越多,住屋越來越密,居住環境更急劇轉壞。寮屋區域,還佔據了大批鄰近當時市中心區的、極具發展潛力的土地。寮屋區雖建得擁擠,但全是一、二層高的矮小房屋,土地使用率不高,也嚴重阻礙了戰後香港城市的發展。

寮屋區的前身是市區邊緣的農地,根本沒有適合密集人口居住所需的基本生活設施。那時的屋內沒有水電供應,在整個地區,更連一座公廁、一個公共水龍頭也沒有。所以,居民要花錢向有水井的村民購買食水。挑著盛滿水的水桶,在崎嶇不平的泥路上一搖一晃地走,就是住在那裹的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寮屋的建築,談不上穩固安全。當遇上暴風豪雨,屋頂的片瓦,只可起著一些微微的遮蔽作用,雨水還是會無情地從門窗、屋頂的間隙襲來。建在低漥地帶的寮屋,更經常被水淹浸。可是,寮屋居民的最大威脅,倒不是水,而是--火。

寮屋的居民,多使用簡陋的爐具,如用柴枝、紙板或火水作燃料,點的也是油燈或水火燈;房屋的建材一般都是易燃;再加上民居中又夾雜了不少工廠和工場,大量儲藏易燃物體,於是在風高物燥的季節裹,火災的威脅性便更大。區裹又只有崎嶇狹小的行人通道,一旦火警發生,消防車根本不能在近距離灌救,於是星星之火,便可燎原。

自1950年起每年冬季,寮屋區都成為祝融肆虐之地。一夜成災的例子,比比皆是。


房屋的類型

徙置屋村

政府自1945年起致力興建徙置屋,屬於第一批永久性居所。初期的第 I、II型徙置大廈只有七層高,單位很狹小,每人只有約兩平方米的居住面積。居民要在單位的公共走廊煮食,浴室和廁所是公用的。

廉租屋村

1962年,政府開始為低收入家庭興建廉租屋。與五十年代興建的徙置屋比較,廉租屋的單位面積較大,設施亦比較好,有私人的廁所及廚房,而且租金低廉,為不少入息低微的市民解決了居住問題。

臨時房屋村

臨時房屋是一種中轉房屋,是為那些未能入住永久房屋的市民提供的暫時居所。因地方重建或天災而失去家園,而又未符合資格申請永久公共房屋的市民,可入住臨時房屋。

當他們符合資格(如在港住滿七年,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時),便可申請輪候公共房屋了。臨時房屋單位有私人的廚房及浴室,但廁所是公用的。


1973年,香港政府重組公營房屋的管理機構,設立「香港房屋委員」會負責統籌所有政府公共屋村建設和管理事務,新成立的香港房屋委員會,與屋宇建設委員會的歷史淵源起承傳關係。

事實上,在香港房屋委員會成立的前夕,屋宇建設委員會的規模不大。由它建設落成的屋村只有九個,容納的居民約為二十二萬人。與管理二十五個徙置區和十四個平房區,合共一共二十萬居民的徙置事務處相比,屋宇建設委員會會自然給人有「小巫見大巫」之感;而即使由該會代替政府管理的十七個政府廉租屋村,合計起來的居民數目共四十萬,亦遠遠超過自己興建的屋村居民總數。

然而,由於屋宇建設委員會轄下的公共屋村,無論在房屋設計和管理上,都顯現著相當的專業水平,因此成績得到社會各方的肯定。隨著香港經濟起飛,市民對住屋期望提高,政府更銳意改善中下階層整體的居住環境,屋宇建設委員會的經驗,特別是自給自足社區的建立,就成為十年建屋的藍本。


60年代尾70代初,徙置事務已開始改建部份早期第一、二型大廈,將前後相連的單位打通,加建獨立廚房廁所等設備,但結果發覺很不經濟。早期的徙置大廈,設施嚴重不足,改建要投入的資源不少,改建後能容納的戶數卻大大減少了。此外,徙置區原本處於市郊,但隨著城市的擴張,它們已變為市中心,原來樓高只有六,七層的徙置大廈,在50年代,以至六十年代初期,算是高密度的大廈,但到60年代中,與建高十多層的大廈相比,已變得浪費土地資源。因此香港房屋委員會成立後,決定放棄改建工程,而要將舊式的徙置大廈全部清拆重建。將舊屋清拆重建,技術上易如反掌; 最困難的是人的遷移問題。第一、二型徙置大廈裡共有居民五十二萬以上商戶和小販數以千計無論那裡的居住環境受到怎樣

的批評,而居民自己本來有多少的不滿,但到清拆重建提上日程,住戶和商戶,卻大都反對沒搬遷,因為那都是他們熟習的環境和營生的地方。


1)樓宇設備

屋村內設有的基本社區設施包括:商店、餐廳、市場、郵政局、銀行、學校、運動場、公園、停車場及公共汽車站等。附近更設有文娛康體中心及運動場、診所醫院、交通運輸網絡,例如公路、隧道和鐵路。

2)房屋的類型

新型公營房屋通常以一組住宅大廈的形式出現,樓宇有特定的形狀,如Y型、梯級型、十字型、或長型。

 


發生新市鎮的構想在五十年代已經出現:觀塘、荃灣便是最早公佈計劃的新發展區,不過,由於這兩區發展之初,缺乏整體社區規劃的概念,過份偏重重工業用地的開闢,民居和工廠區太接近,民居的生活環境不很理想。到六十年代,發展沙田、屯門為新市鎮的計劃,亦提上議程,但進展速度緩慢。因此當時土地發展政策委員會便既有的基礎上,選擇了荃灣、沙田、屯門三處,作為落實十年建屋計劃的首三個新市鎮。然而,三個新市鎮的發展情況,都不盡相同。荃灣的發展最早,在60年代已是紡織、電子、塑膠等輕工業的中心;而大窩口,葵涌村等徙置區和福來、石蔭等廉租屋村,亦已在區內落成。

政府決定發展新市鎮後,就在沙田海兩旁,進行大規模的填海造地計劃,使海面縮窄成一條僅可航行的水道。幾個重要屋村如瀝源村、禾輋村、沙角村等,便在填海所得用地上築建而成。填海一帶,同時發展為市中心鎮,興建大會堂、圖書館、運動場、體育館;火炭一帶則發展為工業區。由於規劃完備,離九龍市區不遠,

又有三條連接九龍不同地區的交通路線,於是很快便吸引了私人發展商投資的興趣,私人住宅和大型商場相繼落成。因此,沙田無論在就機會和居民社會階層的分佈上,很快便朝多元化的方向發展,成為均衡發展的新市鎮典範。


房屋委員會重新評估新市鎮理論中「自給自足」概念的可行性。要新市鎮做到完全的自給自足,極其困難。日常生活如購物消閒等,還可以在設計上提供解決,但企業是否願意投資,提供的就業類型是否配合居民的需要,都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因此,要預期居民仍到市區工作,交通網絡的設計是成功的關鍵。

此外,新市鎮市區整體發展的協調亦極重要。「在十年建屋計劃中,建屋目標的落實是最容易的。問題反而在怎樣和其他的環節,如交通網絡、社區和商業設施的配合。屯門的經驗,使我們深切了解到,讓居民入住新市鎮的新樓房,只是故事的起點,而不是故事的終結。」因此,在往後新市鎮的發展中,香港房屋委員會不單要在城市規劃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著名要求加強新市鎮和市區的聯繫,以及建設更有效的地區發展和交通網絡,還要盡量爭取各項配套設施的同步完成。


荃灣,沙田,屯門之後,是大埔、粉嶺、上水、元朗和馬鞍山等新市鎮的發展。第二代的新市鎮,都是在原有的鄉鎮聚落附近,大規模填海或開發土地,興建公共屋村及相應的基本設施,發展而成。

這些新市鎮離開市區更遠,但隨著道路系統日趨完備,它們和港九市中心區的距離日益拉近。大埔和上水在鐵路沿線,火車電氣化後,與市區有快速的交通聯繫。此外,吐露港公路、大老山隧道通車後,又有多條直通市區的巴士路線,使整個新界東和九龍市區的往返交通,方便快捷。馬鞍山則作為沙田新市鎮的伸延,有眾多的巴士路線與沙田及市區連接,將來並有火車服務。元朗和屯門透過輕便鐵路和快速公路通車後,使該區與新界東的交通網絡接通,到市區所需的時間亦大為減少。


1.你覺得應否拆卸現在的臨時房屋,改建為私人物業或公屋?

A.應該        B.不應該

2.你認為現在的公共屋村與以前的公共屋村哪方面的轉變最大?

A.保安  B.類型  C.設施  D.屋住面積

其他: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你認為將來的公共屋村能夠應付目前日益增加的人口嗎?

A.能夠        B.不能夠

4.你現在居住在哪類型的房屋?

A.公共屋村 B.私人樓宇 C.唐樓 D.臨時房屋

E.徙置大廈

5.你認為現在的公共屋村的走火通道暢通嗎?

A.暢通       B.不暢通

如不暢通,請說出理由。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你認為現在的公共屋村的防火設備和以前的有分別嗎?

A.有        B.沒有

如果有,請說出其分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你認為現在的公共屋村,為傷殘人仕提供的設備充足嗎?

A.充足      B.不充足

請說出其理由。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你認為自己的屋住面積是否足夠?

A.是        B.否



今日的香港,正由從前的一個漁港演變成的。這幾十年間,香港有著很多的轉變,在衣、食、住、行…各方面都有均衡的發展其中我們選取一個與我們息息相關的題目...「住」來做這個報告。香港公營房屋發展至今已有五十年成為香港歷史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其間受惠的居民數以百萬計在促進社會穩定及和諧方面擔當重要角色。

在報告中,我們首先介紹了香港這五十年來公營房屋發展大事表,然後再詳細地介紹當中細節。我們除了介紹房屋的轉變外,亦簡述了當時房屋的設施、環境及居民生活。同時我們亦進行了訪問調查,訪問了六十歲以上和以下的人仕對現在公營房屋的評價。

這份報告能簡單而又清楚地介紹了房屋的轉變,希望大家欣賞完,能對香港公營房屋的發展有更深入的了解。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