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及中國歷史科》
   
 

「授人以魚,不如教人以漁」你同意嗎?試以歷史教學法為例,引申你的觀點。

Cheng Lai Fan


「授人以魚」在歷史教學上的弊病
「教人以魚」在歷史教學上的意義和實踐
總結
參考資料

下載(Microsoft Word 格式,10Kb,壓縮檔)

引言

歷史是一門研究人類過去所言、所思、所行的學科;同時也是一門探索求真的學問。在探求歷史的過程上,著重史科的掌握和運用,以及對史事的理解和分析。因此,在中學階段教授歷史科,無論是中國歷史或世界歷史,都有著雙重的教學意義。在知識層面上,可以增加學生對過去的認識,從而能更加了解今天;在思維層面上,可以培養學生的探索精神,增強他們各方面的思維能力,包括理解、分析、應用和推論等等。可是,香港中的歷史科教學方式,一直以來都側重於歷史知識的傳授,而甚少顧及發展學生的思維能力。造成這個現象的主要原因,是由於一般教師普遍用採用的都是「授人以魚」的教學方法。


「授人以魚」在歷史教學上的弊病:
        不少歷史科教師在上課時,都只是根據教科書的課文內容,照本宣課;或是使用自行編寫的講義,將歷史事件的發生經過以致分析結論,一一直接向學生灌輸。這種灌注式的教學方法,表面上可以增加學生的歷史知識,但實際的教學效果,郤往往適得其反。因為整個教學過程上,教師就好比漁夫,而歷史知識則像魚穫。如果教師在上課時只是直接灌輸史實和講述分析結論,學生所能做到的只是被動地接收這些訊,息,就好像從漁夫手中接過魚穫一樣。無論教師的講解是如何深入詳盡,學生在學習過程上,主要都是憑著記憶能力,把堂上所教的一切生記硬背下來。這種憑記憶得來的知識,很容易便會隨記憶的淡忘而失去,就如鮮魚存放一段時間後,變壞腐爛一樣。所以這種「授人以魚」的教學方法,對拓展學生的歷史知識井不會有很大的幫助。

        此外,教師以「授魚」方式教學,還會局限了學生汲取歷史知識的途徑,養成他們在學習上

的依賴和訪礙了他們的思維發展。因為在整個教學過程上,教師通常會把一切的史料和教材準備妥當,學生除了從課本和教師的講義中學習有關的歷史知識外,很少會主動翻閱其他課外歷史讀物。學生由於限於見聞,往往會誤以為課本上的歷史知識,和教師在講義中對史事的分析,都一定是百分百的準確,而無須再參閱其他歷史資料。因此學生的歷史知識來源,間接地被局限於教科書和教師的講義內。再者,由於課本和講義上的歷史知識,都是經過教科書編者和教師的輯選研究而寫成,當中對歷史事件都己有一定的分析,假如教師再以「授魚」的方法,把史事分析的結論直接向學生灌輸,學生便完全沒有思考的空間,和運用各種歷史思維的機會。長此下去,學生便不能透過學習歷史得到應有的思維訓練。由此可見,「授人以魚」的教學方式井不足以達致歷史教學的雙重目的,既不能真正幫助學生取得歷史知識,亦不能使他們的思維能力透過學習歷史得到發展。

返回頁頂


 

「教人以魚」在歷史教學上的意義和實踐:
        事實上,要達致歷史教學的雙重目的,教師應該著重培養學生獨立學習歷史的能力,使他們具備各種學習歷史的思維技能,然後可以運用這些技能,自行拓闊歷史知識的領域。套用上述教師像漁夫的比喻,如果教師在教學過程中使學生掌握到學習歷史的技能,學生便會像從漁夫身上學到捕魚的技巧一樣,可以自行出海,捕取更多魚穫。這套「教人以魚」的教學觀念,在歷史教的具體實踐上,主要是訓練學生在搜集史料、分析史事、和運用歷史知識等三方面的思維能力。

        搜集史料是學習歷史的基本技能。要學生掌握這方面的能力,教必須為學生提供實際參與的機會。例如在教授每一個大課題之前,教師可以把全班同學分組,按課題中的不同細節,給予每組同學個別的指示,著令他們搜集有關史料,然後匯集各組所得,編成輔助教材,以供教學使用。在上課時,教師更可因應史料的深淺程度,選擇由同學自行講解,或是由教師引導全班同學一起學習。就筆者教學經驗所得,只要教師能因應學生的程度,給予適當的指示,大部分學生都會樂於參與(如初中學生,搜集史料應以歷史圖片為主;而高中同學則可包括一些歷史工具書、期刊專論和古史文獻)。這種史料搜集的活動,對拓展學生的歷史知識,和發展他們的思維能力,如閱讀和理解等;而透過參與搜集史料,學生可以接觸更多課本以外的歷史讀物,擴闊他們獲取歷史知識的途徑。同時,教師亦可籍此加強學生對不同史料種類的認識。

        除了掌握搜集史料的技巧外,學生還要具備獨立分析史事的能力,才能取得真正的歷史知識。因為真正掌握歷史知識井不只是知道史事發生的時間、人物、地點和經過,而是對史事之間的各種關係,能透過分析而得出結論。要培養學生有獨立的分析能力,教師在課上時并不能以「授魚」方式,將史事的分析結論直接告知學生。而是應該以啟發方式引導學生從不同角度分析一件史事,和作出獨立的結論。在引導學生分析史事時,教師可利用不同的材料和技巧,但必須能推動學生積極參與。因為只有透過實際與,學生才能掌握當中的技巧。

        舉個實例,在引導學生分析唐朝「玄武門之變」的原因時,教師可以誘導學生運用代入想像

的方法,分別代入李淵、李建成和李世民等人當時面對的處境,使他們嘗試從不同的角度探討「玄武門之變」發生前的政治形勢,從而對這次政變作出全面的分析,然後歸納出事件的起因。

        此外,教師還可以因應學生的智力發展,為學生擬定不同的分析架構,幫助學生對歷史常見的現象,作出有系統的分析和比較。例如在分析某一個朝代的民變起因時,教師可以引導低年級同學從天災和人禍兩方面進行分析,至於高年級的同學,教師可以引導他們從政治、社會、經濟和宗教等等各方面進行研究,。透過分析架構的逐漸次建立,學生在遇到同類的歷史事件時,便能作出獨立的分析和比較,而且還可以使他們對史事的共通性和獨特性有更深入的了解。

        最後,教師還要訓練學生運用歷史知識,使他們能建立對歷史的個人見解,這樣才能實踐「教人以漁」在歷史學上的終目的。因為學生要真正明白歷史事件之間的關係,才能運用有關歷知識來表達個人的觀點。所以在教學時,教師除了引導學生對史事作出獨立分析之外,還要進一步訓練學生運用分析得來的知識,建立他們對歷史的個別見解。在這方面,筆者慣常用的方法是要學生對一些原因複雜的史事進行辯論。例如在中三世界歷史課上,教授「法國大革命」時,筆者會先引導學生就政治、社會、經濟和思想等四方面,分析大革命爆發的原因。然後要求每位同學按他們自己的見解,把這四項原因依其對引致法國大革命的重要性,作順序的排列,然後將排列結果與其他同學比較。遇有排列不同時,學生必須互相解釋,務使對方探納自己的排列次序。在這種互相解釋和辯論的情況下,每位同學都需要運用堂上學到的歷史知識,來支持自己的論點。根據經驗所得,大部份學生都會積極參與這類辯論活動,過程有時會很激烈。經過學生的一番辯論後,筆者慣常會以個別的提問方式,要求部份學生發表意見,和讚揚一些表現特出的同學;之後再對全班指出這問題的辯論,未必會有一定的答案,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運用學到的歷史知識,來支持他們的論點。透過這類辯論式的學習活動,學生可以更深入了解史事之間互相緊扣的密切關係;同時教師可藉此訓練學生的思辯能力和組織能力,使他們掌握運用歷史知識的技巧。

返回頁頂


總結

總而言之,「授人以魚」的教學方式,只會令學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又因其久缺啟發性,難以引起學生的學習興趣,是故不能達致歷史教學的雙重目的,因為無論在知識層面或思維層面上都不能使學生真正得益。教師只有採用「教人以漁」的方法,才能使學生透過獨立學習歷史知識的過程,取得真正的歷史知識,進而形成運用歷史知識的技能,和令他們各方面的思維能力得以發展,故此「授人以魚,不如教人以漁」這句諺語,正好作為歷史科教師座右銘。

返回頁頂

參考資料

(1) 馬貴珍,<培養學生學習能力的探討>,《歷史教學》1993年第7期,頁44-45
(2) 趙痧P,《歷史教材教法舉要》,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1983年
(3) 葉小兵,<培養和發展學生歷史思維能力的教學實踐>,《歷史教學》1991年第7期,頁32-37。
(4) 畢小雁,<中國歷史科問題探討>,《歷史通訊》1989年第1期,頁95-99。
(5) 馮玉英,<我對初中中史科教學的一點意見>,《歷史通訊》1989年第1期,頁114-117。
(6) 簡麗芳,<中國歷史教學法:中史圖示設計舉隅>,《課程論壇》1991年第1卷 1期,頁29-42
(7) Goodson,I., “New Views of History: From Innovation to Implementation”, A.K. Dickinson & P. J. Lee(ed), History Teaching and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London, Heinemann Educational Books Ltd, 1986, pp. 39-53
(8) Sweeting, Anothy & Leung, YM, Julian, “The State of the Art of History Teaching in Hong Kong”, Curriculum Forum, Vol. 1 Issue 1,March 1991, pp74-79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