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
   
 

香港大學課程與教育學系   岑紹基

論文提要

  近年澳洲中文教育有長足的發展,中文已經成為一很重要的社區語言,並對澳洲國家的前景有重大的影響。目前澳洲各省均有教授中文,學生學習漢語,為數與日俱增,其中尤以維多利亞省發展最快,全省現約有13000位中小學生在課堂上學習漢語,每年選擇中文作為大學入學考試科目的預科生超過一千人,維省對中文教學的課程發展和語文能力測試作了不少努力,值得世界各地關心漢語教學的人士參考。本文旨在就澳洲的語言政策、維省的預科中文(VCE Chinese )的課程設計及公開考試模式,作一簡單握要的報導。  

 
論文大綱:
1. 引言
2. 澳洲的語言政策
3. 維省中文教學概況
4. 維省高考中文科課程內容
5. 維省高考中文科測試內容
6. 結語
   引言近年,澳洲要發展面向亞洲的策略,亞洲語言受到重視。在澳洲,中文一方面是一種很重要的社區語言,另一方面也被視為對國家經濟發展有重大影響的語言,所以中文教育有很大的發展。目前,澳洲各省均有教授中文,學生學習漢語,數目逐漸增加,其中以維多利亞省發展最快,全省現約有13000位中小學生在課堂上學習漢語,每年選擇中文作為大學入學考試科目的預科生超過一千人,維省對中文教學的課程發展和語文能力測試作了一些努力,值得關心漢語教學的人士參考。下面先簡單介紹澳洲語言政策及教學策略,然後就維多利亞省預科中文(VCE Chinese )的課程設計和公開測試的情況作一個報告述要。


1. 澳洲的語言政策 澳洲的中文教學,屬於外語教學,英文叫做LOTE,是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 的縮寫,意謂英語以外的語言。對其他語言不見外,不稱為「外語」,而稱為「英語以外的語言」,是澳洲的一種進步。談澳洲的外語教學,要從澳洲的語言政策談起。 澳洲是一個移民的國家,由很多不同民族背景的移民組成。國民使用的語言,除英語是國家語言外,還有大約一百種其他移民族裔的語言,以及一百五十種土著語言 (Clyne, 1991),澳洲基本上是一個多語言的社會 (林章新,1993)。 早於英殖民主義者到達之前,澳洲土著已具有多種語言文化傳統 (Sommer, 1981),為了要與他族溝通,一般土著多能掌握數種語言。英國殖民主義者統治澳洲以後,實施了一些同化政策(assimilation),提高英語地位,壓制土著和其他移民的語言 (Fesl, 1987),開始了漫長的語言排外時代。 根據歐狄斯等 (Eltis, 1991 & Di Biase et al., 1994) 分析,澳洲自本世紀初建立聯邦以來,語言政策的發展可分為三個時期:I. 同化時期 (Assimilation Phase):- 開國至七十年代中葉
 
主要基調:『外語是一種麻煩!』(Language as a problem)

直至本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為止,英語以外的語言未有受到應有的尊重,學校外語教學備受忽略。當局既考慮與英國的聯繫,復肯定英語在世界上的影響力,覺得移民保留自己的身份及語言對澳洲會構成麻煩,所以政策上鼓勵外來移民及土著放棄祖語,融入英語主流社會(Barnard, 1963)。
II. 多元文化時期 (Multi-culturalism Phase):- 七十年代中葉開始

 
主要基調:『學語言是一種權利!』 (Language as a right)
自七十年代中葉開始,這個火紅的年代,世界各地泛起人權運動,在人權 份子、學者及民族社區的鼓吹下,尊重外語教育成為辯論的焦點,人們開 始覺得學習語言是一種權利,學習祖語並不是一種恩賜,而是基本人權。 當局在壓力下檢討了語言政策,工黨政府在1983年贏得大選,多元文化 主義成了新政府的奮鬥目標 (Djite, 1994)。1984公佈名為【國家語言政 策】(A National Language Policy) 的國會報告書,正式予外語教學以政策上支持。
III. 經濟的理性主義時期 (Economic Rationalism Phase):- 八十年代中葉開始
 
  主要基調:『外語是一種資源!』 (Language as a resource)
於八十年代中葉開始,歐美保護主義明顯,澳洲覺得與英國以至其他英語國家的商業關係逐漸疏遠,與亞洲以及其他非英語國家的商業關係轉趨密切,學習外語,尤其是亞洲具影響力的語言,將有助於推動國家經濟的發展。1987 Lo Bianco 在內閣支持下,發表了第一份官方【國家語言政策】報告書 (National Policy on Languages-NPL),為推廣外語教學提供有力的理論根據。報告書強調學習外語(LOTE)有以下的好處:
 
a. 消除歧視隔膜,高舉社會公義;
b. 配合各民族社區的需要,增強社會的凝聚力;
c.增進國民文化和智性的發展;
d. 促進澳洲對外經濟、貿易、戰略和科技等方面的發展。

Lo Bianco 在NLP報告書堹S別選出了九種在國內或國外有重要影響力的語言,作推廣教學。這些語言包括中文、阿拉伯文、法文、德文、希臘文、印尼文、意大利文、日文和西班牙文等。這份報告書奠定了中文教學在澳洲的地位。      澳洲聯邦就業部(DEET)在1991年頒佈的《國家語言及識字政策白皮書》(The Australian Languages and Literacy Policy-ALLP) 進一步肯定亞洲語言的重要性:“根據【語言及多元文化教育議會(AACLAME)報告】,澳洲出口商認為 最有助他們發展商業的語言依次為中文(普通話)、日文、阿拉伯語、印尼文、韓文、泰文、西班牙文、德文及法文。”     報告書的結論指出,為了要配合形勢,澳洲要大力撥款擴展外語教學(LOTE),尤其是亞洲語言。這個文件對推廣亞洲語言的教學和師資的培訓,起了有力的推動作用,而中文是亞洲重要的語言,這個文件也直接加速了中文教學在澳洲的發展。       1994年澳洲國家語言及識字研究所(National Languages and Literacy Institute of Australia-NLLIA)指出學習漢語有以下好處 (Smith, 1994):

 
a. 與漢語地區或國家建立貿易和戰略關係;
b.方便與日益重要的漢語民族社區溝通;
C. 掌握地球上超過十億人口的語言和文化。
以上的描述,進一步鞏固澳洲人對中文教學投資的信心。    2. 維省中文教學概況     維省即維多利亞省(Victoria),省會是墨爾本(Melbourne)。澳洲有八個省份和地區,各省、區都有各自獨立的教育架構和課程規劃,亦有不同的考試系統。一般來說,第一級至第十級的教學課程多以學校為本制訂,十一及十二級是大學預科,課程因應公開評核而編排。     比較其他省區,維省教授中文,歷史悠久。澳洲在中學正規課程內開設漢語科的,第一班於1961年在墨爾本一所中學設立 (Djite, 1994)。維省居民使用語言之多,為全國之冠 (State Board of Education, 1985),故維省的外語政策,一向十分開放。教授外語,也是經驗較為豐富。中文是當地一個重要的社區語言,因此中文教學,受到重視。     維省的外語教學政策,除受中央語言政策左右外,本省也有制定自己的路向,較重要的有下列兩個制定於八十年代後期的文件:其一是《維多利亞:為優質教育而努力》(Victoria: Education for Excellence),其二是《實施外語教學政策》(Implementing Languages other English Policy),兩個文件的主調是全力支持中央的語言政策,具體落實工作有二:一是為中小學生提供多些外語選讀,二是要求從1992年開始,逐年擴展,最終目標是使所有第七班到第十班的學生,都要修讀第二語言。     省教育部把中文列入優先語言獎勵計劃(Priority Language Incentive Programme)內,給予一些支援措施,包括下列各項:
 
a. 在15家小學內增加中文教師比例;
b. 為中小學成立教中文的姊妹校;
c. 把希臘故事翻譯為中文;
d. 設立中文顧問支援課堂中文教學;
e. 與江蘇省簽訂國際教師交流協定。(Smith, 1994)
從八十年代後期,維省學生學習漢語人數大有增加,表一顯示於1988 及1991年各省修讀漢語人數比較,表二是各省於1991年修讀第十二年級漢語班的人數統計: 表一 各省於1988及1991年在學修讀漢語人數統計     
  紐省 維省 昆省 西澳 南澳 塔省 北領 首都 總和
1988 1699 3999 1523 2100 1351 84 249 370 11375
1991 1488 10369 6237 2225 4460 106 291 380 25562
(Djite, 1994, p112) 表二 各省於1991年修讀第十二年級漢語班的人數統計
  紐省 維省 昆省 西澳 南澳 塔省 北領 首都 總和
1991 391 616 44

80

192 34 24 11 1392

     (DEET Statistics, 1991)
表三 維省1994及1996年在學修讀漢語班人數統計

  修讀第十二班漢語科

在學修讀漢語總人數

1994 800

                            13000

1996 1100 20712
(維省中文教師協會CLTAV 1996年六月提供)   
    根據上列三表,從學生修讀漢語人數觀察,維多利亞省是全澳洲漢語教學發展最快的地方。學校類型方面,維省私立學校較官立學校多開漢語科,天主教學校較少開設漢語;學生種族方面,低年班的有澳洲本土學生,也有華語背景學生;但升至預科班,則有七成是華語背景學生,三成是澳洲本土學生。為求公平起見,兩類學生分卷考試,一卷為母語生而設,一卷為第二語言生而設,以下分兩章介紹預科班中文的課程設計及測試模式。   3.維省高考中文科課程內容    維省高考指維多利亞省教育證書課程(Victorian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簡稱VCE,屬大學預科,一般為期兩年,供十一、十二班學生修讀,學生修畢這個課程後考得的成績,是升讀維省各大學的依據,預科學生一般選讀五至六科,而外語科是其中一個選修科。     維省所有預科程度的外語課程綱要都是劃一標準的,隸屬英語以外語言(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LOTE),中文是該系列課程其中一環(以下簡稱VCE中文),考試模式與其他外語相同,VCE中文課程綱要加入了與漢語言有關的特別指引、名稱術語、文化、引例等。由於在英語環境下學習外語是很困難的,所以考試當局把外語科分數加權,並加額外分(bonus point)10%,作為升大入學分數,所以修讀外語的學生,亦為數不少。    VCE中文是學習現代漢語,語言是普通話,字體是簡體字,而繁體字亦可接受,使用的標音系統是漢語拼音,學習的內容廣泛,舉凡對世界文化有貢獻的漢語言文化題材,亦在探討之列。VCE中文課程綱要的設計精神,源自澳洲語言水平指引(Australian Languages Levels Guidelines,簡稱ALL, Scarino et al, 1988)和維省課程及基準架構(Victorian Curriculum and Standard Framework, Board of Studies, 1995a),鼓勵學生積極參與語言的使用,是課程設計的基礎。教學設計是要通過全面運用語言的活動,實現語言的習得。以下是根據VCE中文課程綱要(Board of Studies, 1995b),扼要介紹這個課程。    VCE中文課程包括兩年研習,即第11班和第12班,每年修2學分,共4學分,每學分佈置一些課業要求(work requirements),學生成功完成這些課業要求,即取得學分。公開考試在第十二班下學期舉行,學生要通過三項共同測試(Common Assessment Tasks) ,簡稱CATs,這堨i理解為三張試卷,第一卷為平時作文,第二卷為口試,第三卷是筆試。本章餘下部份介紹VCE中文課程的課業要求和學習範圍,而本科的共同測試情況,則在下一章介紹。
VCE課程結構及課業要求     正如前述,維省預科中文課程是由語言學習活動帶動的,學生修讀是十一班及十二班共四個學期,修畢兩年獲四學分。四個學分可理解為研習語言的四個層級,是由淺入深漸進的。學生要取得一個學分,必須在指定學期內完成一系列的課業要求(work requirements):形式包括:一、訊息交流、二、個人表演、三、寫作、四、重組資料四方面。前兩項偏重口頭表達,後二者則強調書面表達,但每項活動亦涉及到讀寫講聽的全面訓練。現把這四個學分的課業要求表列如下:  表四 維省預科中文科課業要求(Work Requirements)

班級

學分

訊息交流

Speaking to inform

個人表演

focusing on performance

寫作

Writing

重組資料

Reorganizing
information

第十一班

1

社交談話

(二人對話,共四分鐘)
宣佈、朗誦、歌唱(一分鐘) 個人抒情寫作,想像描述寫作

Personal writing,
Imaginative writing
閱讀或聆聽後重寫資料成文
 

2

訪問

(二人對演,共四分鐘)

朗誦/講故事

(兩分鐘)

資料說明寫作兩篇

(informative writing)

閱讀或聆聽後重寫資料成文

第十二班

3

討論或談判
(二人對演,共十分鐘)
演說或戲劇化表演(兩分鐘) 游說文、評論文、個人抒情、想像描述、資料說明(第一語言考生必須寫游說文或評論文,第二語言考生任擇一文類) 專題調查報告(第二語言考生寫450-500字,第一語言考生寫500-600字)
 

4

專題演說及答辯(第二語言考生兩分鐘) (第一語言考生三分鐘) 演說或戲劇化表演(三分鐘) 游說文、評論文、個人抒情、想像描述、資料說明(第一語言考生必須寫游說文或評論文,第二語言考生任擇一文類) 閱讀及聆聽後按指定考題目標重寫資料成文

(限時完成)

(資料摘自VCE-Chinese Study Design, Board of Studies, 1995b)
學習範圍
VCE中文課程很受澳洲流行的功能語言學(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影響,語言教學上重視語言的運用(Language in use)。本課程不設指定範文,教科書多為第二語言考生而設 (如Chang, 1991),著重安排教學活動;第一語言考生現時無特設的教科書,學習資料則由任教老師自行搜集。VCE中文課程的學習範圍有三類:1. 各種文類(Discourse forms):   如學習故事、詩歌、劇本、演講、標語、報告、評論、游說、說明、抒情等各種文類的表達形式及其語言功能。
2. 教學活動主題(Activities, Settings and Roles Related to Topics):

主題大多與中國文化有關,亦結合澳洲當地生活習尚,教師主要利用這些課題帶動課堂學習。第二語言考生的學習主題舉例如下:

  1. 家庭習俗
  2. 旅遊
  3. 移民
  4. 語言文化
  5. 歷史
  6. 商業
第一語言考生的學習主題除上述外,還建議包括下列各項:
  1. 中國文學
  2. 歷史和哲學
  3. 時事
  4. 成語運用
  5. 中國貿易
3.  中文基本語文知識(Linguistic Elements):

    包括文字、拼音、詞類、詞彙、句子、短語、簡單的語義和語用知識。     上述的學習範圍,都包括在十一及十二班的四個課業要求之內,即老師佈置學習活動時,以主題帶動學習,而學生的活動通過各種文類或話語形式表達出來,而學生在語言運用的活動過程中,把基本語文知識反覆練習。而四個學分的課業要求,可視為語言訓練的四個層次,由淺入深,螺旋式層層遞進,務使學生在活動中循序漸進地全面掌握語言的技巧和能力。



4.    維省高考中文科測試內容    VCE中文的公開測試設在第十二班,稱為共同考核課業(Common Assessment Tasks),簡稱CATs,這些考核課業內容有三:1.平時寫作(CAT 1: Discourse Creation);2.口試(CAT 2: Oral Examination);3.筆試 (CAT 3: Written Examination)。共同考核課業的成績,是升讀大學的依據。換句話說,學生完成四個學分內的課程要求(Work Requirements),只是修讀VCE中文的必須條件,而該科的成績高低(Level of Performance),則取決於共同考核課業(Common Assessment Tasks?/FONT>CATs)的表現。  考生分卷考核     由於近年從華語地區移民到澳洲的人很多,這些移民子弟很多人也修讀VCE中文,為避免母語生與非母語生兢爭而產生不公平現象,維省考試局(Board of Studies)於1995年起為上述兩類考生分卷考試,凡於華語地區移居澳洲未滿七年而報讀十二班中文者,一概列為華語背景考生,必須選考以中文為第一語言(L1)的試卷(Chinese),而其他人士如澳洲本土生或來澳超過七年的華裔學生則可報考以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試卷(CSL-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這樣的安排,分類雖然頗粗略,但一般認為比較公平,而且有利於維省中文教學的長遠發展。 共同考核課業的內容    VCE中文的共同考核課業(Common Assessment Tasks),其實與學生在十二班的課業要求(Work Requirements)緊密結合,就是說,很多十二班的課業要求是為共同考核課業作準備。現在把VCE中文的三個共同考核課業(CATs),分述如下:
1.  平時寫作(CAT 1: Discourse Creation):

    十二班考生於八月下旬(澳洲中學生於每年一月底開學),呈交兩篇平時撰寫好的文章給當局評分。程序是先交任教老師評分,然後再呈考試局覆核,文章必須經由老師驗証,屬學生平時課業要求的作品,確實是在老師指導下寫作的。寫作過程必須經過學生寫初稿、老師用符號批改並口頭提意見、最後學生寫定稿三個階段。至於文體方面,第二語言考生的文章,一篇可選自游說、個人抒情或想像描寫文類,另一篇可選自資料說明或評論文類,每篇三百餘字,兩篇共六、七百字。而第一語言考生的文章,一篇必須是游說文,另一篇必須是評論文,每篇文章不少於五百字,兩篇加起來字數在一千至一千二百五十字之間。學生在第三學分所完成的第四個課業要求「專題調查報告」,亦可作為評論文類呈交。2.  口試(CAT 2: Oral Examination):     口試是在公開考試形式下進行,一般在每年十月間在考試局內舉行,考生會面對兩位主考官,考試時間共十五分鐘,分如下三部份:
  1. 普通交談(General Discussion ):
    談話內容環繞考生日常生活,如家庭、學校、娛樂、工作或未來抱負等話題,時間為三分鐘,目的是讓考生消除緊張心情,及熟習主考官的口音。
  1. 專題報告及討論(Report and Discussion):
    1. 專題報告:
      考生按自選的題目作口頭報告,他們可利用簡單圖表幫助說明。他們可根據第四學分第一課業要求的專題演說為報告內容。第一語言考生報告時間為四分鐘;第二語言考生報告時間則為兩分鐘。
    1. 討論:
      考官根據考生的口頭報告提問,考生答辯及提出補充資料。第一語言考生討論時間為八分鐘;第二語言考生討論時間為五分鐘。第一語言考生的報告必須是評論性報告,對論題經過深入研究,要對主題內容作多角度的探討,並需要搜集大量論點和資料以佐證,以應付主考官為時八分鐘的提問。

C. 處境角色扮演(Situational Role-play):

考生早於大半年前已獲考試局告知三個本年度要考的處境(Situation),考生從中選取一個處境作練習。與考時,考生於進入試場時已獲發該處境的一個腳本(Scenario)及其要扮演的角色,並給予十五分鐘準備。現於口頭報告後及討論後,立即開始角色扮演部份,其中一位考官權充考生的對手,考生必須就該特定處境及腳本要求與考官交談,時間為五分鐘。本部份只適用於第二語言考生,第一語言考生由於口頭報告及討論時間較長,對考生的答辯要求亦較高,故略去處境角色扮演這部份的考核。三. 筆試(Written Examination):     筆試也是在公開考試形式下進行,一般在十一月初在各校舉行,考試時間為兩小時,考試主題於半年前公佈(如1995年的主題是職業,1996年的主題是電腦)。筆試的基本要求是重組資料,考試進程分如下三部份:

    1. 閱讀資料(二十分鐘):考生利用二十分鐘閱讀兩份資料,包括文字 資料和圖表資料。考生可利用字典幫助閱讀。
    2. 聆聽資料(二十分鐘):考生獲發給資料紀錄導引表(Guided Notetaking Sheet),方便於聆聽時做紀錄。考生閱讀導引表後,開始聆聽一段談話錄音,並把要點記下,談話錄音共播放三次。
    3. 重組資料(八十分鐘):學生根據閱讀及聆聽所得資料,完成一個指定的考題目標(Task)。第一語言考生寫作字數為五、六百字;第二語言考生字數為三百餘字。兩類考生均可利用字典幫助寫作。
現把上述有關的VCE中文科測試內容列表如下:表五 維省VCE中文科共同考核課業(Common Assessment Tasks-CATs)
  第一語言考生 第二語言考生
測試1:平時作文

CAT 1:(Discourse Creation)

文類:游說文及評論文各一

字數:合共1000-1250字

(第三學分第四個課業要求「專題報告」可作為評論文類呈交)

文類:一篇選自游說、個人抒情或想像描寫文類;一篇選自資料說明或評論文類

字數:650至750字

(第三學分第四個課業要求「專題報告」可作為評論文類呈交)

測試2: 口試

CAT 2: (Oral Examination)

第一部份:普通交談(3分鐘)

第二部份:專題報告(4分鐘)

第三部份:討論及答辯(8分鐘)

第一部份:普通交談(3分鐘)

第二部份:

專題報告(2分鐘)

討論(5分鐘)

第三部份:角色扮演(5分鐘)

測試3: 筆試

CAT 3:

(Written Examination)

閱讀部份:(20分鐘)

閱讀兩篇共450字的文章,其中包括圖表資料。

聆聽部份:(20分鐘)

聆聽長約6至7分鐘的會話片段。

重組資料:(80分鐘)

根據閱讀和聆聽所得資料,完成一個500至600字的考題目標。

閱讀部份:(20分鐘)

閱讀兩篇共300字的文章,其中包括圖表資料。

聆聽部份:(20分鐘)

聆聽長約4至5分鐘的會話片段。

重組資料:(80分鐘)

根據閱讀和聆聽所得資料,完成一個300至350字的考題目標。

 
(資料摘自VCE-Chinese Study Design, Board of Studies, 1995b)

5. 結語     澳洲的語言政策,近二十年來有長足的進步,從封閉走向開放,從排斥走向兼容,從單一走向多元。這種政策上的改變,符合社會公義原則,有助於促進各族社區的團結,和開發澳洲多元文化的資源,很切合澳洲這個多元民族國家的現實需要。而提倡英語以外的語言(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LOTE)的學習,就是這個政策的具體落實。而澳洲要開展面向亞洲的策略,中文教學也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得到發展的動力。     維多利亞省既有悠久的漢語教學經驗,近年中文教學在各中、小學的發展也十分迅速,該省設計了一個以活動為中心的中文預科課程結構和頗為獨特的測試模式,很值得我們這些語文教育同工借鏡。現在就維省高考中文科課程和測試內容的觀察,總結如下:

  1. 一些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
  1. 維省高考的課程設計利用課業要求佈置學習活動,帶動整個語言學習,鼓勵學生主動積極,投入語言運用的活動中。課程設計把學生感興趣的主題列入學習的範圍內,使語言學習能與學生的日常生活体驗相結合。
  2. 維省高考中文科的測試模式不僅僅局限於筆試,還擴大至說話、聆聽,甚至表演等領域,使課程更多姿多采,學習活動更多樣化。
  3. 利用課業要求和共同考核課業等項目貫串整個十二班的學習過程,把考核平均分佈,使考核結果更可靠,避免一次過考試(hit and miss)做成的偏差。
  4. 從多角度的考核,可以測知學生各方面的語文技能,避免用單一成績概括學生各方面的語文能力。
  5. 四個學分內課業要求循序漸進的設計,螺旋形層層遞進,使學生通過活動逐步提升他們的語文能力。
  6. 這種考核模式,把考核平均分佈在兩年的學習課業內,消除學生面對在學期結束時一次過考試而產生的不安和焦慮。
  7. 維省高考中文科測試為母語和非母語考生分卷考核,照顧公平原則,亦對維省中文教學的發展有良好的影響。
     一些值得關注的地方
  1. 維省高考中文科測試試卷一寫作科,教師一方面固然要擔當指導的角色,但一方面卻要充當評核人的角色,評核學生的作文,二者可能有角色矛盾。
  2. 學生把平日寫作的文章交出給老師和考試局評分,這些作品是否學生原創,老師難以檢定。學生在家有否得到家人的幫助,老師亦難以知曉。
  3. 由於各學校的資源有所不同,學生從學校所得到的幫助亦各異。而各學校老師對學生寫作上的支援亦可能有個別差異,當局難以監控。
維省VCE中文科是一個成長中的課程,在九一年開始實施,於九二年開始測試,迄今共考了五年,其間吸納各方面如教師團體的意見,經常作出修訂(如九五年為背景考生和非背景考生分卷考試)。這個在中國本土以外,為以漢語作為第一和第二語言學生而設計的學習和測試模式,值得世界各地關心漢語教學人士參考,也可以使語文教育工作者從另一角度思考語言教學的問題。  參考文獻:林章新(1993)。澳洲新南威爾斯省大學預科現代漢語的教學與考試。見李學銘等編:語文與語文內容-語文教育學院第8屆國際研討會論文集。香港語文教育學院。張寧(1994) 。淺談澳大利亞大學中對背景學生的漢語教學。見李學銘等編:語文和學習- 九三國際語文教育研討會論文集。香港語文教育學院。維省中文教師協會。(1996)。一九九六年教師會訊第三期。CLTAV。Auchmuty, J.J. (Chairperson). (1970). The teaching of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in Australia. Canberra: The Commonwealth Advisory Committee on the Teaching of Asia Languages and Cultures.Barnard, M. (1963). A history of Australia. London: Angus and Robertson.Board of Studies. (1994). VCE LOTE: Chinese-official, sample cats 94. Melbourne: Collins Dove.Board of Studies. (1995a). Curriculum and standards framework: LOTE. Melbourne: Board of Studies.Board of Studies. (1995b). VCE Chinese- Study Design. Melbourne: Board of Studies.Board of Studies. (1995c). VCE LOTE: Chinese-official, sample cats 95. Melbourne: Collins Dove.Chang, P. et al. (1991). Hanyu: Book 1-3. Melbourne: Longman.
    1. Student’s book 1-3
    2. Practice book 1-3
    3. Teacher’s book 1-3
 Christie, F. (1992). Literacy in Australia. Annual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 12: 142-155. Clyne, M. (1991). Community languages: The Australian experienc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Clyne, M. (1992). Multilingual Australia. Melbourne: River Seine Publication PTY. LTD.Dept. of Employment, Education and Training. (1990). The language of Australia-discussion paper on an Australian literacy and language policy for the 1990’s: vol. 1 & 2. 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Dept. of Employment, Education and Training. (1991). Australia’s language - the Australian language and literacy policy: Policy paper and companion volume. Canberra: Australian Government Publishing Service.Di Base, B. et al. (1994). Unlocking Australia’s language potential: Profiles of 9 key languages in Australia. Vol. 6- Italian. Canberra: The National Languages and Literacy Institute. Djite, P. (1994). From language policy to language planning - an overview of LOTE in Australian education. Canberra: National Languages and Literacy Institute of Australia Limited.  Fesl, E. (1987). Language death among Australian languages. Australian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 Vol. 10, No. 2. Scarino, A. et al. (1988). Australian language levels guidelines, methods, resources and assessment. Canberra: Curriculum Development Centre.Book 1 - LanguageBook 2 - Syllabus development in AustraliaBook 3 - Method, resources and assessmentBook 4 - Evaluation, curriculum renewal and teacher development Smith, D. et al. (1994). Unlocking Australia’s language potential: Profiles of 9 key languages in Australia. Vol. 2- Chinese. Canberra: The National Languages and Literacy Institute.Sommer, A. B. (1981). Bilingualism: The cognitive perspective,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p the Northern Territory Bilingual Education Programme for Aborigines. In Garner, M. (Ed.) Community Languages: Their role in education. Melbourne: River Seine Publications.Stockley, D. (Ed.). (1991). Melbourne studies in education. Melbourne: LA Trobe University Press.Victorian Curriculum and Assessment Board. (1991). VCE LOTE - Chinese study design. Melbourne: VCAB. Victorian School of Languages. (1994). Chinese course outlines 1994: year 1-6 year 7-10 VCE. Melbourne: V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