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花絮》
   
 

日期: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簡介:

本中心副總監岑紹基博士獲邀出席由香港中學校長會及香港教育研究學會聯合主辦的「升中派位及語文政策研討會」。岑博士的演講題目為「語文政策轉變下母語教學教師所需要的支援」,以下是岑博士當天的演講辭及電腦簡報檔案。
 


香港教育研究學會            香港中學校長會

聯合主辦

升中派位及語文政策研討會

「語文政策轉變下母語教學教師所需要的支援」

講者:岑紹基博士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母語教學教師支援中心副總監)

主席、各位嘉賓、學者、各位校長、老師:

       這次由香港中學校長會暨香港教育研究學會主辦的研討會,主題是「升中派位及語文政策」,本人代表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母語教學教師支援中心」獲邀出席作為講者,感到十分榮幸。考慮到我們中心的特殊性,今天,我所選擇了大會主題後半部的「語文政策」,談談語文政策轉變下母語教學教師所需要的支援。

一、語文政策的轉變

香港經歷了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國統治,一向也沒有明示式的「語文政策」。有跡可尋的是,1949年以前,學校教育,以英語教育為主體,奉行精英主義教育,官辦的學校以培訓管治精英為主要目的。

1949年,內地政局轉變,學校遷港,採用國內課程。為了讓內地遷港青少年能繼續接受教育,大量私立學校出現,使中文教育在香港開展了教育的新里程。五、六十年代,官立、教會辦學和私立學校鼎足而三。學校分為英文中學和中文中學,中學會考也分為中中會考和英中會考,考生所學習的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課程內容。1963年香港中文大學成立,兩個大學入學試,後來演變為「高級程度會考」及「高等程度會考」,兩所大學分別錄取中中及英中畢業生。直至七十年代初,不少青少年仍然是接受私立教育,這時期的教學語言由學校自行決定的,也沒有明顯的「教育語言政策」。即使到了1974年,教育政策白皮書《香港未來十年內之中等教育》發表,仍然將教學語言之決定權下放給學校。隨著七、八十年代的中學教育急劇發展,而新辦的中學以英中為絕大多數,故時至九十年代,英中數目壓到中中,成十與一之比。

1997年7月1 日,香港結束英國殖民地統治,當年教育署公布了《中學教學語言指引》,宣布由98/99學年的中一級開始,將母語教學逐年施行到高年級。

1998年實施的母語教學,將學校二分為中中 (CMI) 和英中 (EMI) 學校,讓114所中學繼續採用英語授課,其餘採用母語教學,於是產生了一定程度的標籤效應。為了研究語文政策,德貞女子中學校長黃美美修女做過一個詳盡的調查並撰寫論文,對政府中英並行的計劃提出一些意見。她認為「初中應全部採用母語教學。另設資優學校,作拔尖機制,培訓多國語言和超卓學習。其餘公營學校的學生,仍可在母語教學之下,加強英語培訓,到高中時按學生能力及成績,用分科或分流方式,進行英文或中文授課」(黃,二零零一)。黃校長的建議,很值得當局參考。現在撇開語文政策的爭論,談談教師在教學語言政策轉變下所需要的支援。

二、本中心與母語教學學校之合作及成果

199011月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第四號報告書》發表,政府指令學校須設定時間表過渡到母語教學,政府會根據學生之能力,建議合適教學語言予所有學校。1998年所有學校在選擇教學語言上,都需要接受政府之「強力指引」。於是在19989月,除114所獲准用英語授課外,其餘中學全部得採用母語教學。

一九九七年四月,當局公佈教學語言強力指引,我們香港大學教育學院一班有承擔的教師共16人,鑒於這個急驟的變革,對大部分的中學及教師必然會造成強烈的衝擊,故在一九九七年六月向當局提出成立一個支援中心的建議。我們坐言起行,立即走訪各中學,了解前線教師的需要,制訂支援計劃。為了回應前線教師的需求,母語教學教師支援中心於1998年成立,五年多來,為三百多所採用母語教學的學校及教師提供了大量適切的支援服務。現在我們有會員學校三百七十所,除了差不多所有中中是會員外,還有一些英中,也申請成為我們的會員學校。

母語教學教師支援中心 (以下簡稱「中心」) 的服務由三個部分組成, 包括網上互動資源庫、講座工作坊、資料室三方面。首先我們通過各種渠道了解教師的需要,如問卷調查、座談會、工作坊等,與前線教師緊密溝通和合作,在不同時期因應教師需要的轉變而提供適切的服務。由於申請得到的資源有限,人手緊絀,例如中心只有四名教學顧問,實在不足以應付三百多間母語學校的不同需要,所以我們的定位是,作為學校教師間橋樑的角色,著重與學校合作和經驗分享。我們絕對相信香港各學校都擁有優秀的教學專業隊伍,學校各自製作的資源可以由中心匯聚,由中心加工、推廣,讓其他學校教師共享資源。

現在我謹向各位簡單報告一下中心在過去五年多的工作。最初期,大概在19981999年間,中心主要向學校提供的是母語教學基本配套所需,例如在199810月舉辦「中文電腦工作坊」;199910月舉辦了「快碼九方中文輸入法工作坊」,目的是讓老師學習中文電腦輸入法,協助教師解決在文書處理上基本的技術問題。接下來,我們考慮到教師在教學語言從英轉中的初期,急需運用中文擬訂大量試題。於是中心便徵求及收集各學校的試題,設立「試題庫」,供教師下載。同時通過試題語誤分析和訪問教師,以了解他們應用中文教學初期,在擬題方面所遇到的種種困難。中心為此多次舉辦工作坊,如1999年間舉辦了「中學人文及數理科試卷擬題的語誤及其改正辦法工作坊」;2000年間舉辦了「如何提升教師擬題時的中文水平講座」,並在2001年出版了《擬題語誤和語意表達》,以幫助教師提升其用中文擬寫題目的能力。

另一方面,推行母語的學校,也開始採用中文處理日常學校公事及文件,教師在學校堨峇中撘g作各類公文時,需要一些參考資料,故中心呼籲各學校提供校內文書樣本,反應十分良好,經我們匯聚、分析後,終於在2002年出版了《學校實用文闡釋》,給學校公事文牘提供方便

在提供基本配套後,我們進一步發展高思維教學設計。教師發覺學生在解放學習語言的障礙後,可學得更深更廣。中心的教學顧問與各科前線教師合作發展教學資源,經試教後,放在中心的網頁 (www.cmi.hku.hk) 讓各學校分享。利用網絡分享資源,無遠弗屆。同時,中心也為前線教師提供了經驗交流的場地,我們在周末舉辦各學科教學法的工作坊、講座等。例如在20002月舉辦了「歷史科高思維教學工作坊」,20003月舉辦了「創意教學工作坊」。另外,中心資料室又收集了世界各華文地區的教科書和教學資源,供教師參考。

中心也為配合教育改革做了一些工作,教育改革提出了專題研習這種較新的學習模式,我們深信在母語教學的環境下,最有利於學生發展專題研習的能力及培養良好的閱讀習慣。於是我們走訪學校,搜羅學校成功例子,加以推廣,最近出版了《專題研習與評量》,總結並分享各學校的專題研習的經驗。

        早在1999年開始,中心著手研究跨學科的語文運用,又稱為專科語體的研究。由於各學科的性質不同,內容不同,反映在語文上,各有不同的語言體式,或稱專科語體,亦即是研究各科的性質和語言結構的關係。我們感謝一些有豐富教學及評改會考試題的前線教師,在百忙中抽出寶貴時間與中心合作,成為中心的教師研究員。同時,我們更感謝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的支持,提供歷年會考試題、評卷參考及各學科近年的考生答卷,供我們研究和分析。我們的教師研究員根據考試局提供的評卷參考,撰寫完整的參考答案,作為專科語體分析的素材。這些篇章式的參考答案我們已經上網,供教師參考使用。讓我在這裡簡單說明一下我們的工作步驟:第一步,我們分析了這些參考答案,看看它們的語體類別,並找出各類語體的圖式結構和語言特色。第二步,我們根據這些分析來觀察考生的答案,藉此判別學生在試卷上的表現。第三步,我們根據這些分析來設計教學方法,以明示式的設計來指導學生學好專科語言體式。我們曾舉辦過四科的會考答卷分析講座,都很受教師的歡迎。我們先後在20002003年間舉辦四個科目的「會考答卷和專科語體分析講座」,這四科分別是歷史、物理、化學經濟等,每次講座都有百多位本科的老師參加 (150;物150;化140;經110)。這些講座還徇教師要求有工作坊跟進,並印製了資料冊,相信很多學校都已經擁有我們的資料冊。專科語體的研究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生物科及地理科的講座將會在2004年初舉行。 

        其實,母語教學並不局限於香港。所以中心除了具備其他華語地區的教科書外,還到中國內地拍攝各科教學的課堂錄像。今年我們到廣州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拍攝各科上課的錄像,並取得他們教師的教案、簡報及反思。這些資料我們放在中心的網上,供各校老師參考。這是跨地域分享的例子,我們有機會還要進一步發展。

1999年及2002年我們曾向各學校派發問卷,以了解學校的需要。調查結果顯示,在實施母語教學後,學生無論在主動性、自信心、高思維及學習成績均有進步,成效相當顯著。(《母語教學施行情況調查報告》)可見學生在解除語言障礙後,學習空間大大擴闊了。然而,推行母語教學,教師和行政人員的工作量也大了。這堙A讓我回應黃美美修女「到高中時按學生能力及成績,用分科或分流方式,進行英文或中文授課」的建議。我們在2002年的調查報告發現,大部分 (80%) 學校在高中都同時採用中、英兩種教學語言。教師工作量無疑會大增,且也加重了學校行政的壓力。中心在20026月舉辦了「高中教學語言問題學校行政人員座談會」,會後印製座談會紀要。在第2頁例三一位學校行政人員這樣說:我校有許多老師都是來自英中的,他們都發現一個老師付出辛勞,將筆記英轉中,比全班所有學生受害好,他們決心轉中文。」教師辛苦是值得的,是有意義的。一位地理老師說有一屆中五,有二十五個學生用英文,二十個用中文。教學時很困難,要付出很大的勞力,但到會考時成績很好。她憶述:「那一屆可以達到百分之九十及格,我教了這麼久,從未試過成績這麼高的一屆。」一位科學科教師則說:「若以science 班一中一英兩班比較,原本成績差的學生都升讀了中文班,但是在今回考試中,發現其phy、chem、bio的成績都較英文班的佳。」

        我們關注母語教學,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忽略英文科教師的情況。中心在本年6月舉辦了「母語教學中學的英語教學經驗交流會」。發現在實施母語教學後,除英文科外便沒有其他科目用英語學習,令英文科變得孤軍作戰。加上轉用母語後,各科成績大有進步,相比之下,英文科成績明顯落後,造成英文科老師要承受很大壓力。其實要學生學好英語,並不是單靠英文科,而是要營造良好的英語學習環境。交流會中與會者的幾點意見可供參考。如由中一開始在各科目中滲入英語元素 (如生字、詞彙、短句等),讓學生可以順利銜接,在高中使用英語學習。另外還有一些具體的例子,如在圖書館內把同科的中、英文書籍並置,讓學生閱讀時可中英對照;讓學生觀看一些他們感興趣而只有英文字幕的英語電影;在校園內的設施或物件掛上英文標籤,另加上字體較小的中文等。這些都是為了要營造良好的英語學習環境。

三、               展望未來

        我們相信,母語教學比英語教學能教得更深刻,例如在德育方面,母語教學可發揮更大的優勢。在本年三至六月非典型肺炎流行期間,中心輯錄了粵、港、台三地不同層面的人物描寫,如醫療人員和其家屬、受感染的市民、教師和學生的感受,編成一本德育教材《非典情》。在篇章後附有思考問題,以引導學生思考;並附以教學設計,供學校在不同場合,如周會、班主任堂、德育堂或社會課堂上使用。這本教材的編寫現在已進入完成階段,相信下月中,會送贈至各學校。希望這本從危機和慘痛中提煉出來的《非典情》能化為感動學生、啟發他們思考、誘發他們向上的有效材料。 

我們感謝各學校多年來的支持。事實上中心的資源、動力都是來自學校的,希望以後能繼續與各學校緊密合作。教育是百年大業,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英語教學行之百年還是有很多問題,何況只有五年的「母語教學」呢?

我們對未來的展望主要有以下幾項:

1.      深化、優化初中的教學語言的運用

2.      發展專科語體
我們現在研究專科語體主要在會考程度的中文答卷,但其實可擴展到英文答卷。事實上,我們可研究中英文的不同,把研究中文試題答卷的結果作為朝向英語學習的蹊徑。

3.      發展中六、中七的試題庫
我們可請教師研究員把高級程度會考的評卷參考寫成篇章式答案,供各學校的預科教師使用。

4.      發展華語地區教師資源分享 

四、結語

        回顧過去五年多與學校並肩發展母語教學的過程中,發覺無論學校行政人員或前線教師都在為改善學生學習付出無數的心力。特別是面對教學語言轉變的挑戰、多元的教學語言模式的處理等,在在培增教師和學校行政人員的工作量。而往往他們為拓學生的學習空間而悉力以赴,令人敬佩。

        母語教學未竟全功,為與教育同工們繼續並肩齊進,我們計劃申請新一期的優質教育基金撥款,用於貫徹上面所提出的未完成的工作。中心最近向會員學校寄出了一封信,邀請校長、老師繼續支持我們,擔任中心的顧問。

最後,期望我們能繼續合作,為香港的母語教學達至優質教育而努力!

下載相關電腦簡報檔